当前位置: 主页 > 黄金时代 > 正文

陈奕迅:从今天起我就是个46岁的宝宝了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10-06 评论数:

  照片中的他,笑得合不拢嘴,眼角虽有皱纹却依然活力十足,陈奕迅的脸上没有丝毫暮气与疲态。

  少年时代,还未是中国顶级作词人的黄伟文,坐在父亲的单车后面去往海边,一路紧贴背后的拥抱,那是一个孩子所感受到的最真切的幸福。

  黄伟文将《单车》交给了陈奕迅,这首歌从他的口中唱出,一字一句,满是伤感。

  黄伟文说,陈奕迅是香港歌坛从未让我失望的人。他与邓丽君一样,有本事把一首原本60分的歌,唱到90分。

  同样的歌词,别人唱是文字,到他的嘴里就变成了故事。这何尝不是因为他就是歌里的主人公。

  舞台上的他另类张扬,在音乐的国度里唱尽人生百态。舞台下的他,却低调谦和,只做最纯粹的自己。

  46岁的陈奕迅已出走半生,眉头还是时常紧锁,却再也不是那个冲劲十足的少年了,他想过回平凡的日子。

  上世纪90年代,香港乐坛日益衰退。随着张国荣、梅艳芳、四大天王的淡出,前辈歌手渐渐被大家遗忘。

  正当人们对港乐的热情开始淡却时,香港乐坛杀出了一匹黑马,他就是陈奕迅。

  他从小就喜欢模仿别人唱歌,那个小小的身躯总是一刻也闲不住,学得有模有样。

  12岁那年,陈奕迅被家人送往英国读书。小小的身影,驻足在几千公里以外的异国街头,抬头望向天空,那轮明月陌生了许多。

  就读于英国金斯顿大学的他,按照家人子承父业的希望,选择在建筑系学习。这一度让他认为自己以后的生活里,再也与音乐无缘。

  直到1995年的那个夏天,一向在家人眼中循规蹈矩的他,做出了一个意外之举。

  他瞒着家人,报名参加了当年香港无线电视台举办的,第十四届新秀歌唱大赛,最终以翻唱张学友的《望月》一举夺魁。

  谁也不会料到,这位面容青涩、梳着中分油头的选秀歌手,以后会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

  “要去模仿别人其实需要下很多功夫,陈奕迅要模仿谁,他很快就可以模仿,我觉得那个就是天赋。”

  夺冠后的他,同年签约华星唱片公司,得到价值十万的唱片合约。紧接着又推出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 陈奕迅 》,从而正式进入香港乐坛。

  然而命运总是不尽如人意,第一张以陈奕迅名字命名的专辑,在市场上反响平平。

  面对卖的不好的唱片,他一脸淡定地说:“卖的不好是必然的呀,因为不是做我自己。”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那年香港遭遇金融风暴,唱片公司严重受挫,陈奕迅的父亲锒铛入狱。

  不像前辈们迅速走红,陈奕迅迟迟没有等来机会,他选择慢下来,认真做点事情。

  他不会普通话,就日日夜夜苦练语言,练到从第一张国语专辑起就基本没有任何口音;他不明白歌词的意思,就专门请教作词人,甚至花上十年的时间去亲身体验一首歌的意境。

  1997年,他发行首张国语专辑《一滴眼泪》。“让城市流传是非,让人说谁辜负谁”,这唱的何尝不是他自己的人生?

  那年,他的主打歌《与我常在》获得第二十届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最佳创作歌曲奖。

  一年后,陈奕迅发行粤语专辑《我的快乐时代》。专辑中的歌曲《天下无双》让他在乐坛获得关注,并获得第二十一届十大中文金奖以及十大劲歌金曲奖。

  大家都很清楚,这是梅艳芳的最后一个中秋节。她的病愈来愈严重了,嗓子也变得日渐沙哑,张国荣离世后她就再也没有笑过。

  吃完晚饭后,所有人都上了天台,大家坐在一起笑着聊着,尽量想让梅艳芳感受到快乐。

  同年11月,梅艳芳拖着羸弱的身躯,出现在告别演唱会上,陈奕迅作为嘉宾同台合唱时,梅艳芳拉着他的手,眼里含着热泪说:

  “不要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天才与白痴只是相隔一线。他唱歌真的很棒,但真是一个傻乎乎的人。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有一条乐评这样写到:“很久以前,听《十年》,想着陈奕迅怎么那么倒霉,不是失恋就是被抛弃。

  很久以后,听《十年》,看到的不再是陈奕迅的心情,而是自己的心情。 于是我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自己经历过后才能体会到那种辛酸。”

  “那些只知道《十年》的人,有小孩和老人。但只是这些人,是无法理解陈奕迅为什么可以站在那个和张学友齐平的位置的。 ”

  2008年,陈奕迅的父亲查出肝癌,治病花掉了近千万港币。他埋头挣钱,到世界各地连开演唱会。

  之后的几年里,陈奕迅相继推出一系列歌曲,《天下无双》、《K歌之王》、《你的背包》、《红玫瑰》,每一首都掷地有声。

  2013年,他不仅推出了新专辑,而且在红馆连开了25场演唱会,盛况空前。

  香港乐坛已经太过疲倦,陈奕迅出道二十年,没有再出现一位能与他比肩的歌手。

  他的歌词没有华丽的词藻、生僻的字眼,直白简单,将当时歌坛所流行的“伪痛苦”一扫而空。

  他的英文名是Eason,谐音“医生”,也就有了陈医生这个昵称。“陈奕迅不是医生,却医好了我的青春。”

  有乐评人说:“得了多少奖,唱了多少歌,开了多少次演唱会……这都不是陈奕迅成为歌神的真正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他知道,如何送给芸芸众生,叫几百万人流泪过的歌。所以,他是这个年代的歌神。”

  众所周知,陈奕迅是情歌王子,可是除了演唱,我们似乎看不出一点王子的影子,他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出道二十五载,发行专辑四十余张。可在很多场合,陈奕迅都会出现不拘小节的一幕,或是搞怪,又或是性格使然。

  唱片公司曾努力想把他包装成英伦绅士,却无奈地发现,他穿奇怪的衣服时才更像他。

  无论怎样,在很多人的眼里,这些行为都成为他的魅力之一,也变为一种陈奕迅式的独特标签。

  台上的他,个性十足,略显浮夸的表演中,不乏十足的张力;台下的他,率真自我,孩子气的鬼马逗趣之余,也有认真严肃的时刻。

  有一次在演唱会上,他唱《爱情转移》时,因为过度激动忘记了歌词。他竟然双膝跪地,高举双手,和大家道歉:“对不起大家。”

  后来他回应说:“面对这么多支持自己的歌迷,还有为自己创作的“词神”林夕,不应该出现这种错误,我只想表示自己诚挚的歉意。”

  他半夜出门买宵夜,在路边碰到一位自己的歌迷,就和对方从凌晨两点聊到早上六点。

  可这就是陈奕迅,一个足够温暖与真实的人,他从不把那些喜欢他的人当作粉丝,而是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朋友。

  在2017年《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的舞台上,陈奕迅永远是那个“最不像导师”的导师,各种鬼马搞怪的神态,被制作成了一个又一个经典表情包。

  节目即将结束时,团队排练过程中因为自己压力太大,陈奕迅发了一次小脾气。那一整晚他都愧疚不已,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作为导师的他始终心有歉意,甚至担心影响到学员当天的发挥,在现场公开道歉。

  这些事情听起来实在不像是一个巨星该做的事情,可却真实的发生在了陈奕迅一人的身上,他最终做到了与聚光灯之外那个真实的自己握手言欢。

  他从不把自己当天王巨星,他说自己也只是个普通的香港市民,一个长相平平,头发少,长得不好看却能唱得我们泪眼朦胧的Eason而已。

  一个历经沧桑的人,还能始终谦逊平和,从内心散发出的孩子气,这是源于心底的温柔和善良。

  2012年1月22日,陈奕迅与王菲一起登上春晚舞台,合唱了《因为爱情》。

  其实在彩排时,当陈奕迅准备走近专注唱歌的王菲时,菲姐摆了摆手:“你不要和我说话,我是不会和你说话的。”

  王菲的声音空灵脱俗,陈奕迅的声音深情温暖,曾经的青涩面孔,如今都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天王天后。

  1996年,陈奕迅入行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便是与现在妻子徐濠萦的绯闻,在杂志上他被称为徐濠萦的新秀冠军男朋友。

  携手一路走来,他们无论是对待事业上的辉煌,还是生活中的平凡,两人似乎早已有了默契。

  结婚14年以来,陈奕迅零绯闻,连娱乐记者都懒得编他的桃色新闻,因为没有人会相信。

  网络上有许多人对徐濠萦进行人身攻击,认为她长得不好看,配不上陈奕迅。每当这时,都会听到他说:“别再说我老婆丑,是我丑!”

  当港媒报道太太徐濠萦总在逛街买东西,是个败家女时,他总是站出来大声说道:

  他们从来不会在意外界的舆论哗然,一直用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诠释着属于自己的浪漫主义。

  他在经历初为人父的喜悦之后,随着女儿渐渐成长,如何做一个好父亲,就成为他生活中的必修课。

  在2006年的Get A Life演唱会上,陈奕迅站在舞台上对着一座闪烁着粉色的水晶房,傻笑着唱道一年前写给女儿的歌:

  2015年冬日里一个周日清晨,陈奕迅蓬乱着一头卷发,穿着睡衣,一路小跑去巷子口的排档吃鱼蛋面。

  前几年,陈奕迅还觉得物质是个不错的东西。那辆掷重金买的跑车,曾给过他极大的心理高潮。

  但现在,他已经腻烦了这种生活,物欲越来越淡。他说:“我可能真的人到中年了。”

  陈奕迅对“歌王”的头衔与前辈那句“香港乐坛以后就靠你了”的忠告,产生了麻木的情绪。除了上扬嘴角说一声“谢谢”,他再也没有可以表达的言语。

  7月11日的清晨6点,香港的天还没亮,黑云还笼罩着维港,依稀能看到远处亮着的霓虹灯。

  陈奕迅像一位许久未见的老友,唱着每个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有近700万人为了听他唱歌而早起,浪漫是从始而终的。

  他用自己的歌声,陪伴人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十年。而今天,他也到了46岁的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