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小鸡不好惹 > 正文

小鸡不好惹之咸蛋寺大结局玲珑和银月又在一起吗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10-15 评论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小鸡不好惹之咸蛋寺》是一部搞笑的动漫剧集。由华强数字动漫有限公司出品。剧情简介:酷爱功夫的热血少年鸡小龙,从小就在自己编织的功夫梦中长大,整日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鸡中大侠。一次偶然的机会,鸡小龙进入了咸蛋寺,跟着传说中的“功夫大师”胸大鸡学习功夫,成为了千年大咸蛋的守护者。跟小龙一起习武的还大师兄金刚哥,他威武、冲动,凡事总是冲在最前头。小师妹兔玲珑为人能言善辩,古灵精怪,继承了刺客世家的灵活身手,经常能给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为人不拘小节的胸大鸡总是胡乱教鸡小龙一些奇怪的武功,闹出许多笑话。三位徒弟在快乐和欢笑中一次又一次的粉碎了咸蛋寺最大的敌人黑鸦门夺取咸蛋的阴谋。

  呢~我也是~但主编说他们的结局并不完美,是因为银月的身世~择一精挑细选的文~

  “羽儿,你别在意这些人的话,如果你不开心,我一会帮你把他们都杀了。”星月对着身边的玲珑轻语。

  玲珑淡淡看了他一眼,如往常一般轻轻摇了摇头,眸子清冷如常,只是那之中多了一些旁人无法看出的悲伤,妖吗?也许吧,心中一声轻叹,很轻很轻,轻得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这一声引起的反响不比刚才那声来的小,鸡小龙,那可是杀手头头啊,一般来说见了就没命 了,今天居然能正大光明的看,不付钱的看啊。

  这群人可不比“天皇”的人,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没有人敢拿脑袋开玩笑,去对“狂神”的人说三道四。可是,很多人还是忍不住小声议论开来了,这“狂神”的首领来了,可是他们那里居然还有个座位空的,是谁?这么嚣张,可奇怪的是鸡小龙大师似乎并不生气,反而很习惯的样子。

  一只蓝色凤翅鸟在空中盘旋低飞,鸟背上站着一位墨蓝色少年,清傲的俯视着底下的人群,突然他纵身一跃,脚踏蓝羽,缓缓的向高台行去,肩后长长的蓝色凤尾随风飘起,带起一股淡淡的清香,蓝羽在他四周盘旋,如同情人般的呢喃,像精灵般美丽,又如神祗般高贵。场上刹时鸦雀无声,看着这个少年从容的坐在鸡小龙身边的空位,人们才从震惊中苏醒过来。

  “银月, 让那么多人等你一个,可不太好哦。”鸡小龙语气不冷不热的,可心里却又在暗语:这小子又出风头。

  “他就是银月啊,果然和传闻的一样,容貌无双,清冷绝世啊。”人们又开始交头接耳,想必,这次大会,一定会发掘出很多茶余饭后的谈资来。

  “无聊。”少年一手支额,慵懒的靠在椅子中,说不出的优雅和潇洒。他轻轻扫了一眼又开始骚动不安的人群,微微敛下眸子,长长的睫毛投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遮挡住了那双蓝宝石般的眸子。

  墨眸吗?传说中妖魅的化身,有意思。银月探究的目光最终落回玲珑的身上,她应该是个有趣的对手。

  没有恼怒,没有恐惧,没有惊慌,玲珑依旧是那么淡淡得回应着银月的视线,墨眸中光影流转,而眼底却平静得叫人心疼。

  “各位,老夫唐突,如此匆忙的召集各位前来,实是因为此事关系重大啊。”高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虽看似年纪颇大,但那声音却如洪钟般响亮。此言一出,底下立刻安静了下来,众人皆知,这就是守护百家谱的磐石。

  “十日前,百家谱被盗,我想大家应都了解了此事。可经我十日来的追踪调查,这盗谱者并非我中原列国之人,乃是江海彼岸,东野国的人。东野国,位于东海对面,与我列国素来无甚瓜葛,可这国家地势险峻,资源伐溃,而君主却野心勃勃,经过这几年的大力发展军队,想占我中原国土,而他知道,现在的列国,乃百家之列国,一旦诸子百家消失或归顺,那中原国土岂不是他探手囊中之物了吗?现在大家虽然各为其主,分散在列国之中,但不管将来的分分合合,这中原国土都是我们应该保卫的。

  “诸位稍安勿燥,据老夫所知,那东野国乃擅长忍术,邪术之国,而且神秘莫测,极难进入。要找到这国家的确切位置和入口,实非一件易事。我们人多势众,却极易打草惊蛇,依老夫所见,派十名武功高强,才智过人的侠士,作为开路先锋,率先刺探敌情。”

  “如此甚好,磐石老前辈想的十分周到啊。”天皇的主谋点着头,附和道,“此等攸关百家存亡的大任非鸡小龙大人的聚散狂神不可胜任啊。”

  “哪里哪里,聚散狂神怎能与天皇比呢,天皇的手下才是一等一的高手啊。”鸡小龙拱手让道,可眼里闪起了暗芒,好你个狡猾的天皇,明知道这十个开路先锋是磐石为了保住大批人马派去送死的,居然想先下手为强,一来可以削弱他聚散狂神的势力,二来可以保住自己人,哼,我偏不让你得逞。

  “说起来,现在诸子百家中,能数一数二的也就聚散狂神和天皇。”磐石摸着白胡子,若有所思,“不如......就请两家各派三位吧。”

  “星月,月夜,渝虎,你们三个去吧。”天皇主谋斟酌了一下,缓缓道出三人的名字。

  “天皇大人,属下愿代替星月前往。”玲珑清悦柔婉的声音响起,这声音柔中有刚,一时间许多人忍不住朝这边瞧来。

  “属下也愿意前往。”星月同时一抱拳,请令道,但眼神却偷偷望着玲珑,是要和我一起吗。

  “哎呀,天皇大人手下的将才都如此声明大义啊。”磐石眯起眼,打量着那几个人,“依老夫看,梦紫羽(玲珑),星月,渝虎三人如何?天皇五行,傀儡纵术,实在妙哉啊。至于鸡小龙大人这里,老夫也有个拙见,您看银月,您与茵茵如何?”

  鸡小龙和天皇太一两人迅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好个磐石老狐狸,究竟葫芦里卖的甚么药呢。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鸡小龙边说边看向身边的银月,你究竟有多少实力,连我也看不清楚,或许这一行,是一次极好的磨练,磐石老头的算盘打的有点失了准头。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尤其是你......”银月唇角微勾,纤长的手轻轻一挥,扬起了片片蓝羽,指风微动,一片蓝如利剑般飞向那抹紫影,却在空中与一片碧绿的银针相遇,银针与蓝刀片以一种完美的角度相契合,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瞬间发生的事。看着落在地上的“羽毛树叶”,银月唇角笑意更深了,海蓝色的眸子掠过那道墨色身影,只是眸子中冰冷一片。

  玲珑静静地站在那里,墨眸瞬时蒙上了一层雾气,如易碎的琉璃般让人心动,可只有银月能感受到那一霎那的杀气,她虽纯洁如精灵,娇美如妖魅,可绝对是个难对付的对手。

  三日后,东海之上,一艘豪华商船正平稳的行驶着,而船上,正载着十位寻找东野国线索的百家高手。

  银月独自一人倚在船舷边,慵懒的晒着太阳,他不喜欢和别人接近,常常让人觉得他过于清冷孤傲。奇怪的是鸟儿却偏偏独爱他一人,总是在他周围盘旋,有几只漂亮胆大的雪鸥,还会飞到他脚边撒娇。他唇角一扬,修长的手轻轻一挥,撒出一把晶莹的米粒,米粒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鸟儿们则犹如受过训练似的排成优美的弧线形,争相抢食。

  玲珑在看到这一幕时停下了靠近船舷的脚步:他怎么在这里?银月淡淡扫了她一眼,那双蔚蓝色的眸子像天空一样纯净,又如大海一般深沉,玲珑不得不承认,老天是宠爱他的,他俊美如天神,优雅如仙祗,即使是杀手,却让人觉得他干净清澈的像镜湖水月。

  只一个杂念,银月就闪到了她的身后,“胡思乱想可是很容易死在对手手里的哦。”好听的声音响起,说的却是让人心里发寒的话。

  淡蓝色衣轻扬,一串晶莹向玲珑飞去,金纱曼舞,那缕晶莹一丝不落被玲珑收入掌中,摊开一开,居然是一把小米。

  “或许.....现在不是吧。”银月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转角,只留那蓝羽在空中盘旋飞舞,但这清晰的声音还是飘到了少女的耳中。

  少女轻轻抬起手,鸟儿们争相在她手心中觅食。那种酥 麻的感觉第一次让那双清冷的红眸显出了一丝笑意。

  “起风了,羽儿,快进船舱。”星月看着天空微微皱起眉,刚才还晴空万里,现在已经乌云密布了。“听说海上变天可不是好事啊。”

  刚才还温和如情人般的微风,现在已经如发怒的狮子般,撕扯着一切。玲珑抬头看着那些在空中盘旋悲鸣的鸟儿,心中突然涌起了浓浓的悲伤。

  带给你快乐的一切都会不幸,你是被诅咒的人,注定了一生悲哀,这声音如梦魔般又在她脑中响起。

  紫发翻飞,罗裙舞动,墨眸渐渐转浓,少司命犹如修罗一般站在狂风中,天空,暴雨似乎都染上了那层悲伤,整个天地都在为她哭泣。美丽如她,娇小如她,不知是想与这为敌,还是与那与身据来的命运为敌。

  大自然最是无情,最是难于抗拒。那一个大于一个的浪涛呼啸着而来,瞬间击断了桅杆,击碎了船舷,黑影在废墟中轻巧的躲闪,然而玲珑终是不忍放任那只伤了翅膀的雪鸥死在倒塌的帏栏中,可她终究是高估了自己,在她救下雪鸥的同时,自己却被一个大浪卷入了海中。

  玲珑觉得自己正在慢慢的沉入水中,一个接着一个的浪花毫不留情的把她往海底深处推,正在她觉得生命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时候,腰间猛然一紧,她被一股大力拉出了水面,突如其来的空气,让她忍不住轻咳起来,一抬头,看到银月站在雨中,手中握着一根黑翎,眼神焦急和一脸的不安,而那黑翎的另一头正牢牢缠在她腰间。然而下一秒,一声巨响冲破了天际,他们的船触上了暗礁,凶猛的浪涛瞬间吞没了支离破碎的船只,玲珑只看到天空一道黑影闪过,便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沉沉的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盈红色的眸子缓缓睁开,充满疑惑的看着四周。看起来是被海浪冲到了这个小岛上,玲珑查看了下自己,幸好没受什么伤,突然腰间的黑翎引起了她的注意,沿着黑翎望去,不远处躺着一个蓝色的身影,黑翎的另一头正牢牢缠在银月的手腕上,他似乎还没醒。玲珑立刻移到银月身边,想检查下他的情况。轻轻握住他的手腕,感觉到那有力的跳动,突然觉得心情变得异常轻松。玲珑不经意的扫过他的脸,时间仿佛就在那一刻静止不动了,她居然移不开目光,世人皆道白凤容颜倾城,俊美无双,只是性格清冷,无情亦绝情。可是现在的他却安静的躺在那里,没有戾气,没有张狂,长长的睫毛随着风微微轻颤,如初生婴儿般纯净,不带一丝凡尘烟火的气息,那种纯粹极致的美,让人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

  “我很好看吗?”戏谑的声音幽幽传来。银月撑着右手缓缓坐起身,显然左手受伤了,一双深蓝色的眸子探究得停在玲珑的脸上。

  交谈就此而止,两人一路无话,然而却很有默契的一路寻找着各种线索,他们都不是听天由命的人,他们都是能够只手遮天的人中龙凤。

  一道蓝影飞上半空,如雄鹰翱翔般潇洒,只是眨眨眼的工夫,银月轻飘飘的落在了玲珑面前,周围扬起一阵蓝羽,让他看起来像天神下凡。

  伸出修长的手,摊开,掌心中躺着一红一墨两个果子。玲珑没有多犹豫,抬手拿起那个红色的果子。

  银月看着那个娇小的背影心中暗叹,这个女子,果然不简单啊,论胆识论武功,就是男子也无几人可超越啊。想着,抬手把果子拿到唇边,不吃就会渴死饿死,吃了也许会死,也许能活,两人想法皆如此,如此相像啊。

  “阁下藏了很久了,是见不得人吗?”银月冷冷的勾唇,蓝眸中满是冰冷和不削。

  “哈哈哈,狂神的白凤,果然和传闻的一样,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啊,旁边这位想必就是天皇的梦紫羽吧,红眸妖瞳,邪魅惑人,只是不知今天你们谁能活,谁将死啊,哈哈哈。”那笑声犹如金属摩擦的尖锐声,刺得人耳膜生疼,“你们刚才吃的是传说中的情果,一雌一雄,如若雌雄果一起食用,则无毒,只食其一,则是毒中之王,无药可解。如若不想死,只有杀了那个吃雌果或雄果之人,喝其血,食其骨,哈哈哈。”笑声愈来越远,慢慢消失在远方。

  银月蓝眸幽幽变深,有一瞬间接近墨色,但下一刻又恢复了蔚蓝,只是眼中多了些许莫名的情绪,脸旁能够隐约看见些微红。

  玲珑抬眼看他,他的变化尽收眼底,那一瞬间的杀气让她感到不寒而栗,这才是真正的银月吗?

  银月走到玲珑面前,俯下头,看着那双红气盈盈的眸子,眸中波光流转,渐渐的蒙上了一层雾气,像镜花水月般美丽。

  玲珑扬起美丽的脸,看着眼前那张清俊的容颜,缓缓抬起右手,抚上那双蓝宝石般的眼,左手一扬,聪明如她,怎会不明白呢。

  玲珑缓缓掂起脚尖,轻柔的触上了那两片淡橘色的唇,淡淡的清香在唇边漾开,心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不知所措。

  银月感到那细腻温柔的手覆在自己眼眸上轻轻战栗着,他感到自己的心似乎也随着轻轻战栗起来。当那两片柔软触上他的唇畔时,他觉得呼吸一窒,心似乎漏跳了一拍。两手轻轻一收,那个细小柔软的身体就落入了自己的怀抱。

  银月紧紧拥着她,加深了这个吻,他感到怀中少女的青涩,心中不知为何有一丝欣喜,小心翼翼愈加细腻轻柔的吻她,彼此都忘了对方是可以一招使自己毙命人。

  “想不到那个银月居然是如此的翩翩美少年啊。”娇柔妖媚的声音响起,一个灰衣女孩轻抚着长长灰色的秀发,黄曜石般的眸子饶有兴趣得看着银月,美丽的脸上却毫无血色,惨白邪魅,“哑魔,那个银月我要了。”

  “哼,他和那个小姑娘很快就会死一个了,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变成你的玩具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坐在树枝上,冷冷的回道,那声音残破不堪,听的叫人五脏六腑都翻了个,他俨然就是方才和银月交谈的神秘人。

  “雪魔姐,那个哥哥和姐姐好玩吗?”一个七八岁样子,长的憨胖可爱的小女孩托着腮帮,撒娇的问向黑发女孩,一会又歪着头想了想,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吧,我叫蓝儿,红儿一起来陪他们玩。”

  山林那边,少司命白纱落地的一瞬间,星月失辉,山水失意。如凝雪般的肌肤,粉色柔美的唇,像精灵般秀雅,又如谪仙般清灵,那种纯净清澈如深潭幽兰般的美,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然而,刹那间,紫发轻舞,眸中薄雾轻漫,眼底紫光流转,盈盈如寒潭,这是无边的邪魅与蛊惑,只一眼,便叫人深深沉沦。

  双唇相离,白凤握住眼前的玉手,轻轻一抬,那张倾城绝世的面容就暴露在他眼前,气息相缠,冷香环绕,两人皆未曾和人如此亲近过,抬手抚过那粉嫩娇美的唇,心中涌过的陌生情绪让白凤有丝不快,下一秒,空中“嗖嗖嗖”三片树叶飞来,白影一闪,他已经移出了数十步。

  “你是想杀人灭口吗?”背对着少司命,白凤双手环胸,懒洋洋道,“你也不是传说中那么丑,何必生那么大气呢,毒不是解了嘛。”

  少司命望着眼前的少年,白衣如雪,清幽如兰,若不是那舒展高挑的身姿,清傲冷绝的眼神,谁都会觉得他是风华绝代的美少年,只是他是个杀手,和她一样,缓缓垂下眼帘,如有若无的一声轻叹,不知几人听到了,“我们终究还是敌人。”

  “哑魔,你失败了哦。”远处高山上,黑发女孩讥笑道,一双黑曜石般漆黑不见底的眸子,冷森森的望着山林边的两人。

  “闭嘴。”被叫做哑魔的小男孩一双红色的眸子隐隐泛着血光,“有本事,你就去杀了他们啊。”

  “慢慢地和他们玩游戏,让他们成为我的玩具,才有意思呢。”女孩惨白的脸似乎在笑,可是看上去却扭曲的厉害,黑色的眸子嵌在那毫无血色的脸上,愈发显得空洞、诡异,“你就等着看吧。”

  银月和兔玲珑注定就是天生一对,导演一定不会辜负我们对银月和兔玲珑的期望。大家一起等等吧,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还有,小鸡不好惹之咸蛋寺,他们说,要出另一个小鸡不好惹之咸蛋寺,所以玲珑和银月一定会再一起的你有没有看过的,他们说中的他们指谁,还要出另一个小鸡不好惹之咸蛋寺呢!拜托你说话清楚点